胎压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胎压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贪官集中营凤凰原创大赛[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28:07 阅读: 来源:胎压计厂家

张丰和李有是大学同学,更是铁杆哥们,他俩有个共同爱好,就是户外探险,大三那年的暑假,两人商议好去一个不太出名的天坑去探险,为此两人事先准备了很多野外考察必备的装备,雄赳赳气昂昂的来到广西边界。

看过地图,两人在一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路旁下了车,每人背着好几十斤的物品翻山越岭赶去那个天坑。想到这个都已经几百万年来未被人类踏足的地方将有可能被自己二人征服,二人兴奋的心情不亚于登月旅行。

两人来到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天坑旁,搭好帐篷,住了一晚。第二天太阳一出来,两人并没有心思去欣赏那些奇异的热带植物,四处打探想寻找最便捷下谷的路径,只可惜处处壁立千仞,看来还是要系上安全绳才能下去。

正在两人准备之际,突然从身后丛林里传来阵阵响声,也不知是野兽还是人,两人悄悄躲在大石后窥探,这里人迹罕至,按道理不会是人,出乎二人意料之外的竟然真的是一个人。这人是个中年胖汉子,身体强健,肩膀上扛着一袋估计是五十斤左右的食盐,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看样子也是走了不少路。

这人休息了一会儿,一头扎进一个树丛,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了。张丰和李有对视了一下,这里紧靠着边界线,不知是个走私贩子还是外国潜入的特工?

张丰提议两人跟上去看个究竟,他身高马大,和那个中年人有个一拼的。李有虽然弱小一点,却也是个足智多谋的家伙,这两个都是好事之人,遇到这种事情自然要去刨根问底。但是李有有些顾忌的道:“张丰,万一这个人是个坏人,身上有枪怎么办?我们俩冒冒失失追踪,只怕有危险,不如先报告边防公安。我们就守在附近看看他搞什么东东。”

张丰拿出手机一看,十分失望,这里山高路远,手机根本没有信号,他沮丧的道:“李有,就算公安接到报案,过来没有大半天也来不了,不如我们去跟踪一下,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二人一合计将一些行李藏好,好在这里人迹罕至,东西扔在大路上想必也没有人拿。随着那人去的方向小心翼翼的搜索,原来在一块大石下面有个很隐蔽的山洞,洞口被树枝给掩盖住了,扒开树枝可以看到洞口很光滑,看样子经常有什么动物进出。两人也爬了进去,洞口一段很狭窄,仅仅容下一个胖子进出,爬了大约十几米,只见山洞豁然开朗,出现了一个好几十平方的大厅,洞中布满了各式各样的石钟乳,让人眼花缭乱,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我国的南方省份喀斯特地形十分常见,这是个典型的地下溶洞。

大厅的那端好几个可以通行的山洞,也不知胖子走的的哪一条路,好在李有精细,他仔仔细细看来一下地面,幸好那个胖子粗心大意,装食盐的袋子被锋利的岩石刮破了一个小洞,洒下了不少盐粒,使二人很容易的找到了胖子走过的路。

一路上是大洞套小洞,洞中有洞,七转八拐,也不知走了多少路,只知道是一路向下,看样子这条路是通往天坑底部的。果然,渐渐的听到流水声,看见了前方的一丝亮光,张丰李有二人终于从一个山洞钻了出来,洞口是条小溪,上面架了个竹排当做小桥。看样子已经到了天坑底部。谷底大雾弥漫,好在现在快中午了,阳光无力的射入山谷,才使的谷中能见度大大提高。

很明显这里早有人类踏足,一条条人工修建的小路不知通往何方,小路上铺了层厚厚的树叶,走上去如同沙发。小溪上还有个小型水利发电机,旁边还有个空无一人的发电站,地上的电线也不知谁架设的。不断出现的玉米地和甘蔗林让人仿佛来到了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张丰李有正在纳闷,突然听到了一阵讲话声,忙偷偷摸摸的走过去,躲在一棵果树后面窥视。只见三四十个人人正在田间插秧,南方一般一年三季水稻,这里因为地下有温泉,估计两季稻没问题。

这几十个人看年纪都在五六十岁左右,一个个面有菜色,看样子严重营养不良。最可气的是有两个监工一样的人手中鞭子不断的挥舞着,一边发号施令道:“快点干活,这块田里的秧插完了再去吃饭。”

张丰李有没想到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黑砖窑似的地方,只不过这里是农庄不是工厂,这些人难道是奴隶?好在这些人十分听话努力,不到半个小时就全部插完了苗,收工走了。张丰看了一下时间上午十一点半了,见他们走远,问道:“李有,怎么办?”

李有道:“还能怎样?这些坏人估计至少在不会少于五个人,凭你我二人很难解救出来这些奴隶,不如暗中跟踪,看看再说。”

两人紧随这这几十号人来到山崖边,这些人进了一个很大的山洞,两人不敢冒冒失失的进洞,只好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从里面走出来一个老头,衣衫褴褛,只奔向一个简易的茅草屋,看样子那里是个厕所。

李有十分惊奇的喃喃自语道:“奇怪,这个老头还有人身自由,为什么他不逃跑?难道是这些人势力极大,还是地形不熟根本逃不了?”他和张丰一商议,二人悄悄来到厕所外面,正好那个老头也刚出来,一边还在提裤子。张丰一个箭步上前用军训时跟教官私底下学来的招数,紧紧锁住老头咽喉,让他发不出声,在李有的配合下将老头拖到了树丛后面。

李有喘着粗气安抚道:“大爷,你不用害怕,我们是来救你的,我们不是坏人。”

那人醒过神来上下打量了两人几眼,迟疑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

张丰冷笑着问道:“你又是什么人,那些控制你的又是什么人?”

此人吞吞吐吐问道:“你们到底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公安?”

张丰掏出学生证让他过目,此人看后激动的道:“原来你们都是我的小师弟,我也是那家大学毕业的。我叫李兰封,你们老师一定提起过我。”

想不到这人如此猥琐,竟然和二人是校友,李有感到有些荒唐,他突然想来起来,激动地问道:“你是李兰封?就是那个曾经当过市公路局长,后来当上市长的那个?你曾经给学校捐款一百万?我可没少听老师夸奖过你是我们学校培养的精英。”

张丰嘲笑的口吻道:“什么精英?我看是苍蝇。对了,我不是听人说那个李兰封贪污受贿好几百万,拥有十几套房产,五个小情人,最后逃到美国去了吗?”

这个自称叫做李兰封的人闻言是不住的颤抖,最后竟然呜呜起来,正的很难让人相信他就是曾经叱咤风云的市长大人。正在这时,突然听到山洞里面有了动静,原来是上午的两个大汉将这几十人组织起来,在山洞外站成了三排,挨个的点名。点到名字的都会大声回答:“到!”

很快点到了李兰封的名字,张丰李有想拉着李兰封去躲藏,没想到他一个猛地窜了出去,短短十几秒就来到了人群之中,朗声答道:“到!”

一个大汉问道:“李兰封,你刚刚去哪里了?上厕所总不成要半个小时吧?”

李兰封无比坦诚的回答道:“报告刘唐大哥,阮小二大哥,刚才有两个坏人混入谷中,想劫持我叛逃,我意志坚定,偷跑回来了,他们两个在那。”

刘唐和阮小二对视了一下,想不到这么隐蔽的地方会有外人闯入,二人一齐下令道:“给我搜,下午暂时不用出工了,抓住坏人就算完成任务。”

张丰李有千万没有想到好心想拯救李兰封,却被他出卖,两个人刚想跑,几十个人很快追了上来,这些人在山谷中大多生活了好多年,对地形很熟,两人很快被人按倒在地,扭送到了刘唐跟前,刘唐下令道:“李兰封检举有功,留下,其余人跟着阮兄弟去玉米地拔草。”

张丰李有看见对方没有动粗,也不在挣扎,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干嘛非法拘禁这些人?”

刘唐微笑道:“想知道吗?跟我后面去见我们宋江大哥就知道为什么了。”

“宋江?那不是《水浒传》上的人物?难道自己穿越回了北宋?”张丰一头雾水。他和李有老老实实跟着刘唐来到了山洞中,洞中十分宽阔,可容下好几百人,洞中还有几个小洞,还有一扇扇木门,刘唐去敲了下挂着总经理大门,只见里面有人放话让几人进去。

张丰等人进门一看,里面办公桌前后各坐着一人,桌子上居然还有笔记本电脑。还好,二人都穿着现代人的服装,也不像宋江那样黑,倒像是公司的老板,其中一人自我介绍叫宋江,另外一人是吴用。

得知详情,宋江和颜悦色地问道:“你们两位到我水泊梁山有何贵干?你们怎么会找到进来的路?”

李有见对方十分彬彬有礼,也不隐瞒说出来怎样进来的经历,并掏出学生证让几人看了一下。吴用微笑着道:“原来是学生,那个54号囚犯李兰封不正好也是你们的大师兄?”

刘唐这时插话道:“启禀宋江大哥,这个李兰封经过我们劳动改造和教育,变得积极主动了,思想觉悟高了,今天这两个外人也是他发现并主动报告的。”

张丰奇怪的问道:“你们抓了这么多人,不是强迫他们劳动吧?”

宋江道:“不错,准确的来说,我们这里是一处贪官集中营,那些干活的都是我们从全国各地绑架来的贪官。”

张丰喃喃的道:“贪官,不会吧?他们也都五六十了吧?天天干活恐怕也太那个了吧?”

宋江微笑道:“你是农村人,应该知道农村很多老年人七八十岁不也一样要劳动才能养活自己?这些人曾经在台上,耀武扬威,纸醉金迷,往往一顿饭就要花上好几万,你说这能养活多少人?”

张丰道:“古人云,对待贪官,宁可家哭也不要千户哭。可是非法拘禁,恐怕违反国家法律吧?再说农村老年人干活只是为了养活自己,你们强迫他们劳动却是养活你们自己吧?”

宋江脸色一变道:“不错,我是强迫他们劳动,可是我并没有限制他们的人身自由,不信我把李兰封叫来你看看。”

刘唐闻言走出门把李兰封叫了进来,宋江告诉他道:“李兰封,你现在自由了,要不要我们把你送出山谷?”

李兰封闻言是跌跌撞撞,跪在地上放声大哭道:“宋江大哥,千万不要撵我走啊?我还可以干活养活自己啊?”并不断的磕头。

李有冷眼看着这一切,这时忍不住问道:“宋江大哥,你们是不是给他洗脑了?还是他一出谷就被你们的人给干掉了?”

宋江苦笑着问道:“你们可以问问他自己啊?”

李兰封歇斯底里的哭喊着,是眼泪鼻涕一起下,他颤巍巍的道:“宋江大哥,我这一出谷就会有公安局的人来抓我啊,我可不想被判死刑啊?”

李有有些醒悟,李兰封是贪官,网上一直在通缉他,他肯定不想出谷,于是他好奇的问道:“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李兰封捶胸顿足的道:“其实我也是穷人家出生,农民的儿子呀。我上大学的学费都是借的和打零工攒的呀。当我走上工作岗位时,看到别人都在捞钱,自己还欠着巨额债务,心态不平衡这才走上犯罪的道路啊。但是当我拥有了几百万家产后,却没有一个夜晚能睡得好睡得香。只有在这里,我靠自己劳动养活自己,才心安理得啊。也只有流泪流汗才能赎回我的良心,我的罪责。所以打死我也不愿走。”

宋江微笑的道:“我们这里所有的贪官都不想走,我没有说谎。不信你们挨个去问。”

张丰皱眉问道:“就算这些人罪有应得,会有法律的武器来惩罚呀。”

宋江道:“你根本不了解国情,这些贪官在台上想让谁上台就上台,在监狱里想让谁进来就进来。他们在监狱里也有特权,根本不用劳动,甚至有的会住单间,每个月花费都有好几千元,根本不会受罪。更有甚者在国家还没有抓住他们把柄时就已经移居国外,把资产转移出过继续去花天酒地。而我们则是借着可以偷渡出国为由将他们一个个绳之以法,关押在这里接受劳动改造,这也算是替天行道吧。”

张丰仔细想了一下终于低下了头道:“这些人的的确确是罪有应得,不值得同情。我倒真的希望多出现几处这样的贪官集中营。”

宋江有些赞许的道:“其实你应该知道我真名也不叫宋江。我非常憎恨贪官,我只是想联合一些正义人士来对这些人人得尔诛之的贪官来个惩戒。幸好几年前我发现了这个天坑,才使我梦想成真。如今我们已经有了七十多个兄弟了,个个都起了梁山好汉的名字。我们每六人一组,轮流在这谷中值班看守这些贪官,外人只当我们旅游出差去了。如果二位不嫌弃,可以申请加入,这里有份表格。”

李有摇摇头道:“我们每个人都很痛恨贪官,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做人的原则,我暂时还不能决定。我们可以走吗?”

宋江点头道:“人各有志,不可强勉。让刘唐送你们出谷吧。”

刘唐将二人送出谷后又回到了这里,他问道:“大哥,为什么就这样轻易放两个人走了,难道你不怕两人去报警,坏我们大事?”

宋江不以为然的道:“只要世上还有贪官存在,我相信他们二人都不会去报警,也不会再来这里,除非有一天他们大学毕业了,也去当了贪官会回到这里,当然是被我们给请回来的。不过我十分自信他们俩以后不会成为贪官。永远。”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