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压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胎压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明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衰落的是从万历开始的吗

发布时间:2021-01-06 11:49:17 阅读: 来源:胎压计厂家

明朝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衰落的?是从万历开始的吗

明朝历史上争议最大的皇帝,莫过于明神宗朱翊钧。他继位初期励精图治,开创了“万历中兴”的壮举,但是后期却怠政严重,将近三十年不上朝理事,同时贪财严重,究其原因,一生纠缠于四个女人之中,心力憔悴,大明的中央政坛也因此出现了严重的裂痕,并为帝国的衰落揭开了序幕。

明亡,亡于万历。

万历初年的政事,由张居正主持的“内阁”和冯保掌管的“司礼监”共同负责,万历帝的生母慈圣李太后则居中协调,可以说万历帝朱翊钧只是个挂名天子。更多的时间,万历帝在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在万历15岁时,两宫太后觉得皇帝已经长大,可以为他选妃完成大婚了,于是就下诏天下,为皇帝选妃。当时锦衣卫指挥使王伟年仅13岁的女儿王喜姐经过千挑万选脱颖而出,成为了万历皇帝的皇后。可是对于年少的万历皇帝来说,这次大婚并不可心,他和这位13岁少女的结合,更多的是依从母亲李太后的愿望。王皇后,祖籍浙江余姚,具有江南水乡女子的柔美细腻,而且性格端谨,识大体,与两宫皇太后相处融洽,可惜王皇后仅生下一个女儿,令万历帝非常失望。

雄伟壮丽的宫廷,年轻貌美的妃嫔,却令朱翊钧索然无味,为了排解空虚与寂寞,朱翊钧迷上了喝酒。虽然万历帝酒醉之后,经常惹是生非,甚至有过手提宝剑追砍权宦冯保,因此差点被母亲慈圣李太后废掉皇位之事,少年天子经此一事,对母亲俞加敬畏。一日,朱翊钧去慈宁宫中向母亲请安,却被母亲宫中一个相貌清秀的宫娥所吸引,于是趁着母后不在,借着酒兴,临幸了这个唤作王氏的都人,放纵了一把,事后匆匆走人。

谁知一夜春宵,宫女王氏珠胎暗结,怀了龙子。几个月后,身形发福的王氏被慧眼如炬的慈圣李太后发觉,一番问询之后,李太后喜笑颜开,心想:“自己当年也是宫女,因为被裕王临幸,产下朱翊钧,才改变了命运。如今王氏的遭遇,如同自己的往昔,莫非天意如此,当以此女婚配我儿。”于是传来儿子朱翊钧问及此事,万历却矢口否认。严厉的慈圣太后,立即命左右太监取来《内起居注》,叫万历自己看。事实面前,万历窘迫无计,只得如实承认。慈圣太后力挺王氏,万历不得不将其册封为恭妃,其后不久,更诞下了皇长子朱常洛。

王氏是幸运的,由一个宫女被皇帝临幸后晋升为妃,更产下了皇帝的第一个儿子。王氏又是不幸的,万历对她的临幸,或许只是单纯的一次酒醉之后的猎艳。所有的这一切,都为后来恭妃王氏的悲剧埋下伏笔,而郑贵妃的出现,只不过激化了这一隐藏的矛盾。

郑贵妃,北京大兴人,14岁进宫,万历十年(1582年)三月被册封为淑嫔,乖巧玲珑,天资过人,一经介入皇帝的生活,就被万历皇帝惊为天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郑氏得宠原因,并非单纯的艳丽,更多地还是凭借其聪明机警并通晓诗文等其余妃子不具备的才华。她看清了万历这位少年天子内心的苦闷与忧愁,决心用自己的独有魅力去抚慰皇帝的内心,努力成为皇帝的精神伴侣。她不仅能聆听皇帝的倾诉,替他排忧解愁,而且她敢于挑逗和讽刺皇帝,甚至公然抱住万历,抚摸皇帝的脑袋。对其余人来说,郑氏胆大妄为,对于万历来说,已经将这个美丽明艳、天真烂漫的女人视作自己的知己。不到三年郑氏就由淑嫔升为德妃,再晋为贵妃。1586年,郑贵妃生下皇三子朱常洵,地位更是如日中天。皇帝的殊宠,不仅令皇后、恭妃心生不满,更令满朝文武被迫陷入了一场严重的政治危机。

皇长子朱常洛5岁时,王恭妃还未受封,而朱常洵刚刚出生,郑氏即被封为皇贵妃,距离皇后的位置也仅一步之遥。这样一来,不仅王皇后难以忍受,以内阁为首的文官系统更是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火药味。“皇帝欺朝中无忠臣,要行废长立幼之举。”此类谣言满天飞,恭妃王氏也是如临大敌,幸而慈圣李太后对于长孙常洛非常喜爱,王皇后对于常洛也是视作己出。早在皇三子朱常洵出生以前,首辅申时行就曾建议万历早立太子,以固国本。但万历皇帝不喜欢王恭妃,自然也不愿意将朱常洛立为太子,于是借口皇长子年龄尚小,推托过去。郑氏受封为皇贵妃,遭到朝中很多大臣的反对,户科给事中姜应麟上疏,请求先册封恭妃王氏为皇贵妃,理由是恭妃诞下了皇长子,希望万历能收回成命。由于言辞尖锐,导致万历皇帝大怒,将姜应麟及求情者一律下狱。此后南北两京数十人接连上疏申救,万历对此皆置之不理。

万历皇帝的内心无疑是愤懑的:天子富有四海,册立谁为皇贵妃,是朕的家事,满朝文武居然合起伙来干涉天子的家事,实在是非常无礼。

皇后王喜姐的内心无疑是非常难堪的:皇后名义上主管后宫,但是郑氏这个贵妃的待遇居然已经超越了自己这个正宫皇后,如果再晋升为皇贵妃,那么自己的皇后位置,怕是也会早晚不保。

恭妃王氏的内心无疑是非常痛苦的:自己被天子临幸,皇帝过后居然翻脸不认账,自己已经为大明诞下皇长子,可是却迟迟没有被皇帝立为太子,自己也没有得到任何的封赏。

贵妃郑氏的内心无疑也是非常不平的:自己了解皇帝,皇帝宠爱自己,双方都将对方视作自己的知己,过去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难道自己做个皇贵妃有什么不对吗?

整个大明文官群体的内心无疑也是非常困惑的:贵为天子,怎好如常人那样感情用事、为所欲为呢?可以说,因为郑氏的出现,尤其是郑氏诞下的皇子朱常洵的出现,大明的中央政坛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裂痕,并为帝国的衰落揭开了序幕。

明朝的衰落从此开始

当年迈的礼部尚书洪乃春依据太祖朱元璋当年立下“有嫡立嫡,无嫡立长”和“东宫不待嫡,元子不并封”的继承法,建言立长子朱常洛为太子。被万历帝下令廷杖六十,褫夺官职,勒令回乡反省之后,朝野大惊,各地要求册立朱常洛的章奏却如繁星一般递交到了通政司。尽管朱翊钧一怒之下廷杖、贬斥、流放了一百余位大臣,但前仆后继的批评者依然络绎不绝。慈圣李太后为了拯救自己这不成器的儿子,拯救自己出身卑微的皇长孙,暗中出面给万历皇帝施加压力。当万历帝到慈宁宫给李太后请安时,李太后便问他不册立太子的原因。万历帝回答:“常洛是都人之子。”李太后大怒道:“你也是都人之子。”万历听后惶恐不已,跪伏在地上不敢起来。原来后宫中叫宫女为“都人”,李太后也是宫女出身,所以她才会这么恼怒。朱常洛因此才得以立为太子,至此“国本之争”,才算告一段落。

《闺范》于万历十八年(1590)刊行后,风行一时,成为“闺门至宝”。万历二十三年(1595),明神宗宠妃郑贵妃得到此书,命其伯父郑承恩、兄长郑国泰新添“后妃”一门,增加了包括她本人在内的万历时妇女十七人,出自重新刊刻此书,亲自撰写序言,即《重刊<闺范>序》。

当时,正值“争国本”的关键时刻,郑贵妃重刊《闺范》之举的意图引起了朝野的议论与猜测。

朱常洵虽然与太子之位失之交臂,但是被册封为“福王”,封国为繁华的洛阳,同时郑贵妃绞尽脑汁,想方设法不让自己的儿子就藩。明制,皇子成年,受封王爵,就必须离开京师,到藩国居住。郑贵妃为了留住儿子,开出了天价的就藩条件,“婚费至三十万,营洛阳邸第至二十八万,十倍常制。”但是廷臣请王之藩者依旧数十百奏。同时睿智的慈圣李太后再次将了郑贵妃一军。她先是召问郑贵妃:“福王何未赴封国?”郑氏小心谨慎地回答:“太后明年七十寿诞,福王留下为您祝寿。”慈圣太后毕竟饱经风霜阅历过人,她冷冷地反问:“我二儿子潞王朱翊镠就藩卫辉,试问他可以回来祝寿否?”郑贵妃无言以对,只得答应督促福王速去封国就藩。

万历四十二年,福王朱常洵就藩。郑贵妃和儿子面面相对,泪如泉涌,万历帝也哭成了泪人儿。但是经此一事,万历帝内心对朝臣充满了难以化解的仇恨,贵为天子却不能立自己心爱的儿子为太子,至尊的权力却受制于廷臣,于是避居深宫,整日与郑贵妃享乐,不与朝臣见面。之后万历长期不临朝就成为了一种政治常态,即使内阁辅臣也轻易不能与之见面,大臣们的奏章也不批复,直接“留中”不发,“万事不理”,导致从内廷到外朝闹得不可开交。不仅朝政顿滞,而且两京十三布政司的官员大量短缺,同时后金迅速崛起,不断出兵南犯,向明军发动进攻。虽然不接见阁臣,但是万历帝放手使用宦官,派出大量的宦官担任矿监税使,四处搜括民财,将太祖不许宦官干政的祖训抛向云霄,且派出的税监陈奉、马堂、梁永等人都是郑贵妃的心腹宦官,这些宦官也称郑贵妃为“内廷之主”,无视王皇后的存在。

黄色部分为《中国历史地图集》中描绘的明朝最大疆域

公元1615年,即万历四十三年的一个黄昏,有一男子,手持木棍,闯进太子朱常洛居住的慈庆宫,击伤守门太监,欲刺杀太子,内侍韩本用闻讯赶到,在前殿逮捕该男子。太子乃是储君,现在有人居然敢刺杀当朝储君,无疑是太岁头上动土,万历帝当即命令法司提审问罪,巡视御史刘廷元按律审讯。男子供出自己叫张差,蓟州人,自己之所以能顺利混进东宫,是郑贵妃手下太监庞保、刘成提供的便利。至此,案情已经非常明了,郑贵妃想谋杀太子,然后召回福王,重新册立储君。但皇帝不愿深究,太子朱常洛也不敢追究,于是内廷传旨以疯癫奸徒罪将张差凌迟处死,庞保、刘成二太监也在宫中被秘密处决,以了此案。王皇后之后多方回护太子常洛,对于在宫中嚣张跋扈的郑贵妃,则不与之计较,当此之时,或许王皇后就成为太子朱常洛在内宫之中唯一的盟友兼守护者了,这种守护关系一直持续到万历四十八年四月,王皇后驾崩。

万历四十八年(1620年)七月,心力憔悴的朱翊钧驾崩,长子朱常洛继位,改元泰昌,是为明光宗。虽说万历帝在临终之前,遗命阁臣册封郑贵妃为皇后,但是这个诏令没有得到执行。曾经得宠的郑贵妃在失去神宗这位靠山后,在紫禁城这座寂寞的宫殿里又苟延残喘了10年,饱尝了世态炎凉。

北京301医院nk干细胞

北京301医院干细胞价格

治疗脑卒中好疗法

上海的nk细胞免疫疗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