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压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胎压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冤死的同学来报复

发布时间:2020-04-21 17:55:55 阅读: 来源:胎压计厂家

卢明河现在刚在一所高中学校上学,这一天新生第一天来学校。卢明河来到了宿舍,将行李都放好,然后在铺好床。等做完了这一切,第二个也来了宿舍。他进来了只管收拾自己的床铺,忙自己的事情。

这种场面就十分尴尬了,卢明河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打招呼道:“你好,我叫卢明河。”

那人看向卢明河微笑了一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政东南,政,嬴政的政,东南,东南西北的东南。”

卢明河说道:“你也是这个寝室的?”卢明河也知道自己问的就废话,不是这个寝室的怎么会怎来铺床位,但是为了不再次陷入尴尬所以随便找了个问题来问。

政东南点点头说道:“是啊。”

紧接着第三个第四个也来了,王悦文看着寝室的人对着旁边的人说道:“看来也比我们来的早的人啊。”

卢明河介绍道:“你好,我叫卢明河。”然后指着在铺床位的说道:“他叫政东南。”

王悦文笑道:“我叫王悦文。”

旁边的人也自我介绍道:“我叫王悦武。”

卢明河说道:“听你们两的名字,像是两兄弟啊。”

王悦文说道:“你说的没错,他是我哥。”

王悦武对着王悦文说道:“好了,悦文,先整理好行李吧,一会弄好再聊。”

一会时间大家都干好了自己的活。王悦文笑着说道:“大家以后都是一个寝室的了,以后就请大家多多关照了。”

卢明河笑了笑说道:“都是一个寝室的人了,互相帮助是应该的。”

王悦文看了看时间说道:“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

卢明河说道:“好啊,我没意见。”

王悦武说道:“我自然也是同意啊。”

大家把目光都投向了政东南,政东南说道:“我随便。”

王悦文说道:“那既然这样就一起去吧,大家能聚在一起也是一种缘分。”随后大家就出去了。

饭桌上,大家都聊得不亦说乎,唯独政东南一言不发,看起来是在思考问题。。

卢明河注意到了就问道:“嗨,想什么呢?”

政东南说道:“总感觉我们的宿舍楼有点奇怪。”

卢明河就问道:“奇怪?哪里奇怪了?”

政东南说道:“不知道,说不上来哪里奇怪,就是给我的一个感觉,很奇怪。”

王悦文不以为然的说道:“唉,别想那么多,依我看,肯定是你多想了,我觉得我们宿舍还行啊,没你说的那么奇怪,放轻松。”

政东南说道:“不管怎么样,最好还是给自己留个心眼吧,没有坏处。”

王悦文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知道了。”

一天下来过得很快,大家上完晚自习就已经夜幕降临了。到了寝室洗了澡就开始睡觉了。先开始大家都躺在床上聊天,一直聊了很久都没有睡意,一言不发也只有政东南了。

王悦文觉得非常奇怪就忍不住问道:“政东南,你一个人在那一言不发的,干嘛呢,你不觉得无聊啊,从吃午饭开始你就这样?”

政东南说道:“想事情而已。”

王悦文说道:“想什么呢?”

政东南说道:“跟你们说了你们也不信,还是不说了。”

王悦文冷笑一声说道:“哼,莫名其妙。”

正当大家还要继续聊天的时候,宿舍门口传来了一阵拐杖的声音,好像有人在拄着拐杖在这栋楼来回走动一样。

他们四人都听见了,卢明河说道:“怎么回事,学校还有住校生是用拐杖的?”

政东南说道:“我听这个声音倒是有点像老年人拄拐杖走路的声音。”

卢明河说道:“你别吓我啊,这是宿舍楼,谁闲着没事在这层楼来回瞎逛啊,更何况是老年人。”

政东南对他们问道:“几点了?”

王悦文看了看时间说道:“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政东南笑了笑说道:“都这个点了,有谁会在外面瞎走动。”

听到政东南说话大家都不禁一哆嗦。

王悦文说道:“最好找个人出去看看。”

王悦武说道:“我也觉得这样可行,找谁呢?”

王悦文对政东南说道:“政东南,你去,就你白天疑神疑鬼的,你去看看。”

王悦武附和道:“对,你去。”

政东南爬了起来说道:“好,我去。”然后就出去了。

卢明河对他们两兄弟说道:“政东南就内向了点,你们也别这么说他。”

过了许久政东南都没回来,卢明河都睡醒了一觉,看了看时间才两点多,然后望了望政东南的床铺发现还没回来。

卢明河赶紧叫醒了王悦文悦武两兄弟说道:“快醒醒,醒醒。”

王悦文说道:“怎么了?”

卢明河板着张脸说道:“政东南还没回来。”

听到这消息,两人一下就清醒了。王悦文不敢相信的说道:“什么?”

王悦武说道:“都这个点了,还没回来肯定不对。”

卢明河说道:“走,跟我去找人。”

王悦文悦武都说好。卢明河对王悦武说道:“王悦武你就留在宿舍,万一他回来了,打电话给我们。”

王悦武说道:“好。”

二人出去去了很多地方,最后来到了一块坟地。卢明河说道:“我说,你找人也太会挑地方了吧,政东南怕自己死不了啊来这种地方。”

王悦文说道:“他平时就神经兮兮的,来这种地方,也不奇怪啊。”

卢明河无奈的摇了摇头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看着前面的竹林说道:“我说悦文啊,我们去前面找找吧,这里怪渗人的。”可是过了许久都没人回应。

卢明河一边说一边转过头看王悦文:“我说你怎么也不(说话)”

转头看着眼前的景物惊呆了,根本没有王悦文。

卢明河开始紧张了说道:“王悦文,你在哪,开玩笑也要看场合好不好,这里是开玩笑的地方,我们还要找人呢,王悦文。”

卢明河拍了拍额头说道:“完了,完了,现在连王悦文都不见了,回去可怎么交代啊。”

突然背后一个幽幽的声音惊到了卢明河:“你是找他吗?”

卢明河转过头发现王悦文已经身首异处,卢明河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说道:“你?”

那个人阴笑道:“我们可是一个宿舍的啊,你不认识我了?”政东南嘴巴一张一合嘴里出来的全是黑色的血液。

卢明河强忍着呕吐说道:“政东南,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政东南吼道:“还不是因为你们,非要让我出去,害得我被鬼杀死,成了替身。”

卢明河说道:“政东南,不是我要你出去,是他们,再说你现在也已经杀了王悦文了。”

政东南不屑道:“少在这给我装好人了,你没说,但你也是这么想的,本来也想让王悦武也过来,他居然没来,天快亮了,也来不及找他,你们两个就一起陪我吧,这样黄泉路上也不孤单。”随后卢明河发出了一声哀嚎。

超人气吐血推荐,人气指数:★★★★★★★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

《老子是癞蛤蟆》

北京著名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律师

北京离婚咨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