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压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胎压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跨境人民币结算缘何晚熟

发布时间:2020-03-26 17:06:15 阅读: 来源:胎压计厂家

早在2009年7月6日,人民币跨境结算就已经开闸,但这个“早开的花朵”似乎面临着“晚熟”的境况:一方面,数年过去,类似西门子这样的大型公司直到2013年才正式启用人民币作为交易货币;另一方面,今年2月18日正式启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跨境人民币业务也低于预期。

那么,这种看似“慢了点”的节奏是否正常?哪些因素拖累了人民币跨境结算的步伐?

在西门子金融服务集团(SFS)全球推广负责人Stefan Harfich看来,2013年10月1日这一天绝对值得纪念,它被记录在西门子公司重要的“时间轴”上——因为这一天,西门子正式启用人民币作为交易货币。

“西门子一年的跨境结算量超过30万笔。启用人民币结算业务,意味着西门子在中国本土与境外的实体机构可作为一个整体,对中国客户以人民币进行统一定价。这将为客户和供应商消除外汇风险,提升西门子竞争力并简化管理。”说起跨境结算的好处,Stefan Harfich很快打开话匣子。

不过,并非所有的跨国企业都像西门子那样尝了鲜,又充分体验到随之而来的好处。Stefan Harfich也坦承,人民币跨境业务2009年开了闸,西门子这样的大型企业直至2013年才正式启用人民币作为交易货币,个中原因颇多。

最新数据显示,自今年2月18日第三方支付机构跨境人民币业务启动至今已经一个月有余,跨境人民币支付却低于预期。

这些都不禁让人疑惑,使用跨境人民币业务的企业和支付机构存在哪些疑问与挑战?人民币跨境结算业务的脚步是否“慢了点”?

企业“试水”挑战多

对于广大进出口企业来说,跨境人民币业务为其提供了一个自由选择结算币种的权利,便于规避汇率风险,节约汇兑成本,增强价格竞争力。

Stefan Harfich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谈到:“人民币跨境结算的启用使西门子能够用人民币进行内部以及第三方结算,不受地域限制。对于一个跨国大型工程和技术类公司来说,这样做的主要好处在于货币风险的可控。”

据了解,仅在西门子内部,每年跨境业务结算量超过30万张发票,涉及50多家法人实体。所以,对于这类解决方案的需要就显得十分重要且迫切。

“在这之前,所有的业务都需通过美元或欧元结算,并在中国进行远期外汇交易来套期保值。在启用人民币跨境结算后,人民币外汇风险可以得到更为集中的管理,减少远期合约的数量和降低交易成本,以更为简化的流程对冲人民币风险敞口。进一步来说,轧差后跨境人民币结算服务并不仅仅有利于西门子自身,西门子的中国客户和供应商同样获益。中国客户通常发现用人民币结算要比用美元来得更为便捷。通过为诸如主要供应商等各方降低外汇风险,西门子可能会得到更优惠的价格。供应商从中获益,则最终买家也会得到了更便宜的价格。凭借西门子与诸多大型国企良好的合作关系,实施人民币跨境结算将是一个双赢格局。”Stefan Harfich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据记者了解,目前使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的企业大部分局限在中国东部沿海的小企业以及与中国有非常密切的外包关系并且以中国作为市场的外国企业,比如西门子公司。而其他类型使用人民币结算的企业非常有限。

“现在很多企业在谈人民币结算,但是真正实施的企业还比较少。”摩根大通资金服务部大中华区主管许伟扬对记者说。

“在决定启用人民币跨境结算之前有一个重要的前提,即海外人民币市场能否提供充足流动性来对冲外汇风险。”Stefan Harfich在接受采访时指出。

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Stefan Harfich提到仍未开放的金融政策: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和资本账户,并把其列为公司在进行人民币跨境结算时遭遇的挑战。

“目前人民币可自由兑换还未正式放开,所以这意味着在中国本土和境外进行人民币交易会有差异。”Stefan Harfich提到:“所以,目前另一个主要挑战是,在诸如西门子司库管理系统内部,应使用哪个国际标准代码,是‘在岸人民币’(CNY)还是‘离岸人民币’(CNH)。困难在于两个选择各有利弊。西门子在斟酌后决定选用‘在岸人民币’作为标准代码,不仅因为其将更好地融入西门子支付体系。另外,西门子更希望看到一个更为开放的资本账户,从而建立不受限制的跨境人民币资金池,比现有的双边跨境借贷更进一步。这样,西门子在中国本土和境外最为有效地利用其人民币资金。”

Stefan Harfic进一步解释道:“为此,西门子采取的重要举措是,在终止所有人民币不交收远期外汇交易合约的同时,全部置换成离岸人民币标准远期外汇交易合约。此过程首先需要得到西门子审计师的许可。交易时机的把握也很重要,并且要保证海外人民币在外汇市场上有充足流动性。最终,西门子成功终止了几百笔总价值数亿元的人民币不交收远期外汇交易合约并重新签署离岸人民币标准远期外汇交易合约。在克服了上述挑战后,最后一步是再次确认所有系统经反复测试后运行无误。自2013年10月1日起,西门子才正式启用人民币作为交易计价货币。”

第三方支付“跑不快”

央行推行跨境人民币结算已有数年,进展并不大,阻碍之一就是愿意接受人民币支付的地方不多。2014年2月18日央行上海总部在上海自贸区正式启动支付机构跨境人民币业务,央行意图明显,就是为了让人民币尽快“走出去”。一时间,跨境支付俨然成了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业务“蓝海”,都想积极把握红利,分一杯羹。

然而,一个月过去了,较之政策落地当日的签约场面,相关业务的进展情况却并没有预想的那么快。

第三方支付机构要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境外电商有多少愿意接受人民币?据了解,目前接受人民币支付和结算的商家,在港澳台地区居多,北美地区较少。但从中国人海淘的主要目的地看,主要是美国。这意味着此次出台的新业务对海淘影响有限。

银联电子支付总经理孙战平表示,目前来看,跨境支付的交易量还不是很大,银联这方面占业务总量的不到10%。虽然第三方支付机构跨境人民币支付已经打开了口子,但是目前支持该项服务的网站并不算多。

“境外市场是否愿意接受人民币,有三个条件——境外的商户愿意接受人民币;银行有人民币账户;消费者愿意用人民币。”快钱海外业务部总经理仇晟说,目前,符合条件的市场主要集中在亚太地区。

“在做双向国际业务时,我们发现境外对于人民币的接受度还是个从零增长的过程。接受度最高的是香港,虽然比例也不高。其次是东南亚。欧美商家基本上不考虑人民币,拿了没用,只能换汇。”一位不愿具名的支付宝国际业务负责人谈到。

与此同时,销售结汇的问题也亟待解决,“跨境支付涉及商品,但目前销售商品的组织很难和跨境支付融合起来,海外贸易普遍通过国际信用卡的方式,而采用跨境支付,更多地需要与商务系统打通,解决销售结汇的问题。”电子商务观察者、万擎咨询CEO鲁振旺介绍,“很多交易还是没办法与国外的电商交易融合,因为第三方支付工具的种类并不多,而且市场还要受制于货物流链条的影响,因此,即使拿到了牌照,要做跨境电商、跨境支付的难度也很大。”

“为了支持人民币跨境支付,国外企业还需要开设人民币账户,得到监管机构的认可等,这些都需要时间。他们的测算是,大概一个海外大的商户从签约到入网,再到最后开发上线,大概要3-5个月的时间。”银联电子支付总经理孙战平提到。

“对于国外电商而言,需要在中文版的网页上再增加一个新的支付链接,而且将涉及关税问题、汇率问题等,其中,海关的监管很重要。”鲁振旺表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如何和海关打通目前还没有一个成熟的方案。

银行忙“布局”

2月25日,在上海自贸区马吉路88号8幢,汇丰上海自贸区支行正式开业。在开业的四天前,央行上海总部正式公布《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关于支持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的通知》(下称《通知》),标志着自贸区人民币跨境借款、跨境双向人民资金池、电子商务跨境支付等多项业务细则落地。

作为上海自贸区内首批获准开业的外资银行——汇丰银行的加入,预示着围绕自贸区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业务、经常项下集中收付、人民币跨境借款等金融创新业务的激烈竞争,正悄然拉开序幕。

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行长兼行政总裁黄碧娟表示:“《通知》为金融机构服务自贸区、支持实体经济提供了更加具体的政策指引,尤其在人民币境外借款、人民币跨境资金管理等业务操作层面提供更加细化的政策依据。”

多位外资银行人士认为,随着自贸区跨境人民币贷款业务兴起,境内企业有望以便捷的操作方式、更低的融资成本拆借境外人民币资金参与海外投资并购。但是,海外投资收购要取得成功,光靠资金是不够的,还需要金融机构提供专业金融服务与客户资源。

为了加快人民币国际化,各大中资银行也在纷纷布局人民币跨境结算业务。

中国银行董事长田国立表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推进,是中行的机遇,“这既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我们的强项。”由此可见,中行已将人民币跨境业务视为发展重点。

据不完全统计,农行目前已在11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13家海外分支机构,并与132个国家和地区的1474家银行建立了代理行关系,初步覆盖了主要国际金融中心。

在国有银行中,工行首屈一指。统计显示,截至2013年末,工行办理的跨境人民币业务量超过了2.1万亿元,较上年增长近四成。自2009年业务启动以来,工行办理的跨境人民币业务量累计已近5万亿元。目前,工行境外机构达近400家,并通过参股南非标准银行间接延伸至18个非洲国家,形成了横跨亚、非、南美、欧、北美、澳六大洲的全球服务网络,总资产接近230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34%。

建行方面则表示,该行海外一级机构总数达到17家,覆盖15个国家和地区,在港机构整合工作顺利推进,未来也会申请开设几家海外分支机构。

跨境人民币结算“不能急”

不可否认的是,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从无到有”,实现了一次“飞跃”。1月14日,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5337亿元,较2012年的2802亿元同比增90%。此外,去年以人民币结算的跨境贸易中,货物贸易同比增46.6%,至3.02万亿元,服务贸易及其他经常项目同比增约84%,至1.61万亿元,而2012年仅8752亿元;同期,以人民币结算的直接投资中,对外直接投资累计856亿元,较2012年的292亿元同比增193%,而外商直接投资则累计4481亿元,按年大增78.5%。

但是人民币目前没有实现资本项目下的可自由兑换,境外人民币投资渠道又狭窄,因此,不少专家认为,这些问题大大制约了该业务的迅速发展。

“虽然人民币的日均交易额达到了1200亿美元,国际社会对人民币的认可度越来越高,但我们应该看到,与美国、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相比,人民币的国际化水平还有很大差距。”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吕随启表示,“日元的日均交易额约为12300亿美元,占到全球总规模的23%,而人民币交易额只占到全球总规模的2.2%,不足日本的1/10。”

“很多企业之所以不在实际贸易过程中采用人民币结算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人民币的投资产品和渠道目前还比较有限,特别是在境外。”许伟扬表示。

“我们要加大人民币流通的便利性,比如现在的银联国际化。从目前来看,中国拥有优势,中国是世界贸易第一大国,进出口贸易流动资金雄厚,不少外国投资者仍旧瞄准中国市场这个‘大蛋糕’。但与此同时,我们的劣势也很大,一方面,资本项目被严格管制,另一方面,境外人民币回流的渠道太少。”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孙立坚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今大量境外人民币缺乏投资渠道,体现在当境外投资者手里有大笔的闲置人民币时,他们会发现根本没有什么投资渠道,一旦人民币汇率不稳定,出现了贬值,就可能损失惨重,所以人民币仍旧不能被广泛接受。”

谈及中国是否应该加快金融政策开放时,孙立坚反复强调:“不要急,真的不能急。不能只看眼前利益,只有把我们的实体经济做好了,让外国投资者有信心并且接受你的货币,才能逐步推广包括大宗商品的人民币定价。而不是仅仅依靠金融政策的开放,这样风险太大,类似于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资本账户如果一朝全部‘放开’,你会发现大量的热钱流入只是为了短期套利,根本无法服务于我们的实体经济。”

“这就像很多客人跑到家里来玩,不仅没带礼物,反而走的时候留下一地的垃圾。”孙立坚形象地形容如果中国过快开放金融政策将带来的隐患,“周小川行长也提到过,资本账户,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不能一下子就开放,得先开个缝,让我们看看有多少仅仅是为了套利的资本流入,这样的风险,我们是否可控。”

“我们现在还是在做基础环境的布局,包括第三方机构跨境支付,是为了先占个‘位置’,即便现在发展不迅速,也不能着急。我们现在相当于在搭建一个舞台,一个游乐场,基础设施要完备起来:比如要加快离岸人民币清算中心的建设,上海自贸区的建设,为境外投资者提供更多的人民币投资品种。但说到底,最主要的任务还是发展我国的实体经济,提升国力,只有这样,才能让外国投资者积极‘投身’这个舞台,愿意来‘玩’。WTO就是一个最好的案例,只有把国家的整体实力提高,才能真正吸引外资的注入。跨境人民币结算还是要稳中求进。”孙立坚称。

专家提醒甲状腺炎日常调理很有必要

能用偏方治好白癜风吗

贵阳专家讲解治疗牛皮癣怎么选择医院

相关阅读